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
深度分析|疫情防控之下的鱿鱼市场现状与发展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发布人:宏业集团
印度洋鱿鱼
     印度洋量大价低,你方唱罢我登场
  随着4月份的临近,今年印度洋产季也到了后半程,虽然平时做到日更海上数据较难,但现在海上总产量形势渐渐清晰起来。受到印度洋夏季风的影响,及4-5月份日本海新季渔场即将启动,印度洋最多还有1-2个月的捕捞期,但预计从4月份开始,捕捞渔船会陆续回撤或转场。

  针对印度洋做出如下思考:
  之前主要是根据统计的回货到港情况做的今年25万吨产量判断,但是现在产量临近尾声,单船捕捞情况逐渐清晰,叠加掌握的渔船和没有掌握到的渔船数量保守推测,今年印度洋鱿鱼全国全年总产量有望达到30-35万吨,甚至更多,较去年增加预估在20%左右(这个幅度可能还会小点,因为上一年跟踪印度洋经验不足,产量预估过于保守了)。
  1、今年渔船增多。山东地区的渔船可以占到70%以上,其他为福建渔船和少量舟山渔船。背景是在2019年,阿根廷渔场产量暴跌渔船赔本严重;印度洋生产大幅崛起,具备国内转替代基础;北太渔场的落寞;真鱿与印度洋完美的错峰产季。
  2、市场消费量雏形。按照山东上一年库存剩余在20%左右,福建库存全部售出(包括订单签出),推测市场实际消化能力大致在20-25万吨。如果今年印度洋市场份额不变,那么市场会剩余:今年产量+上年库存-市场消化能力=至少在10万吨左右。
该市场消化能力的考量是建立在:(下降部分)国内延缓开工+出口市场受阻;(增加部分)市场消费份额继续扩大,是两向冲抵的基础上做出的判断。
  3、市场转化不会停止。动则变,变则通。仅从海上资源角度来说,每年都会发生较大变化,2017年从赤道首次规模性进入市场,2018年印度洋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2019年赤道和印度洋产量其实已经开始平分天下。变得是海上的资源,不变的是行业转换基础永远是量和价。所以预判2020印度洋消费比例将进一步提高。
  4、特殊的时间节点。今年印度洋最大的特点在时间节点上。印度洋的捕捞产季在9月份到次年的5月份左右。在海上资源稳定的基础上,生产规模会在12月-3月份达到高峰,因为这段时间是真鱿渔船的闲暇期。而2020年春节+防疫期基本被整个印度洋回货的高峰阶段所覆盖,库存和资金被大批量印度洋货源占据。不仅是在捕捞量大的山东和福建,在鱿鱼晒干的浙江省更是印度洋鱿鱼的主要消耗流向地之一。可以说无形之中,2020年上半年国内大半个鱿鱼市场已经印度洋所占据。
  5、特殊的环境给印度洋营造生存环境。防疫期间内需饮食习惯的改变,加快了产品研发升级的节奏,调味类,干制类,即食品,裹粉类,调理品等可以走商超或线上渠道的,都在鱿鱼市场份额中挤占了自己的一席之地,而这种消费习惯的转变也可能是具有蝴蝶效应的,或许疫情这个突发事件就是市场重要的转折点。其实在很多行业中,2020年都将遭遇重新洗牌,以往固有的形式或在2020年多重不确定性下被打破,而未来一定会在更科学更先进的行业规则中重组。
 
赤道秘鲁鱿鱼
产能和份额决定效益,赤道面临双雄逐鹿
  赤道渔场最近一周海上产量下降不足1-2吨。按照掌握,截止当前新季赤道产量至少有8万多吨。而全国的返航数据中,自2月份开始到4月份到港及在途预期数量接近7.3万吨左右,其中含1万吨多吨秘鲁,剩余均为今年赤道新季产量。(注:1月份到港的冷藏转运船均为自秘鲁返航)从目前港口卸货规格来看,特小占比60%,小条占比36-37%,中条是少之又少,大条是微乎其微。但未来生产情况仍需密切关注。
  就目前产量情况来看,2019年(大约250艘船)同期产量在5万多吨,今年产量(400多艘)较去年同期增加50-60%,与2018年(不到200艘)同期产量对比大致相当甚至略高。

  新季赤道返航的渔获正在港口相继卸货中,然而赤道的消费前景却不那么明朗,主要体现在2方面:
  一、短期国内外都处在疫情防控期,虽然国内疫情防控已经取得了卓有成效的作用,但是国外疫情快速蔓延,中国自身防控的同时,又面临着输入性风险。所以对外贸易上很难在短期出现改观。然而这也是把双刃剑:
  利好:国外货源同样难以进入中国,秘鲁、厄瓜多尔、智利鱿鱼进口市场份额将重新转回国产秘鲁赤道印度洋货源采购,把外需改内需,增强国内采购能力。
  利空:国外出口订单受阻,专营外贸业务的工厂或企业面临极大考验,加增国内业务,同样是以内需补外需势在必行。
  二、国内部分产品可被替代。鱿鱼晒干占赤道中小条规格销售份额比例较大,而南方鱿鱼干原料采购时间主要在9月份至次年3月份,在5月份将全面进入淡季。而今年上半年大部分时间里:
  ①企业需要防疫无法正常时间开工也缺少工人;
  ②企业大量改采印度洋原料。除鱿鱼干产品之外,鱿鱼花和鱿鱼丝等产品也在逐步替代过程中。在量价双重保障下,短期内单向转换可能性更大。
综合来看,赤道上半年难有好转,静待9月转机是否如期而至。
 
阿根廷鱿鱼
疫情防控加剧阿鱿产量及未来行情的不确定性
  今年阿根廷鱿鱼遭遇多重不确定性,现在呈现一增一减一平稳的特点:
  1、福克兰群岛(一增):因捕捞船检验导致对外开放渔场推迟,中国台湾渔船和韩国渔船捕捞作业时间被推迟近一周时间。不过好在开捕后产量稳定,生产进度优于去年同期水平。2020年3月11日-3月17日,当周鱿鱼捕捞量10490吨,累积总产量40398吨,日均单船产量在15吨左右。但本周末,可能是因为避风导致渔船队形也发生较大移动,会继续关注产量是否会发生变化。
  2、阿根廷内海(一减):进入到3月份,新冠疫情波及到阿根廷国内,当地政策要求渔船靠港后必须隔离15天,同时也因为2月21日大风天气之后海上渔获量逐渐下降,导致第二航次迟迟不归,借此大部分渔船现在的选择是在船上物资和燃料尚能维持的条件下,尽可能延后返航时间,当前阿根廷内海捕捞船单船累计产量大约在1000吨左右。目前据掌握,在47°S的渔船不到40艘,较此前渔船数量减少50%,估计这半个月会对阿根廷内海的捕捞影响较大。面对疫情防控的措施及海上产量不及预计,今年很有可能一部分渔船会放弃第三航次的捕捞计划。而今年是否有机会重启北部渔场,尚不确定。
  3、阿根廷外海(一平稳):目前外海作业情况也不稳定,且呈现一个种现象,拖网产量尚可,钩钓产量寥寥无几,是因为鱿鱼到了产卵的季节吗?因为我曾经转过鱿鱼产卵的视频,知道鱿鱼是将卵产在水底附作物上,仅为联系猜想,因为现在这个时间好像也不太对。后续产量仍会密切关注。
  回货情况,今年外海鱼获总产量与去年形势差不多,运输船前往的也少,现在还有返航迹象;目前阿根廷内海总渔获量也可能不及预期,但首批回货起航时间在2月中旬,4月初前后今年新季阿鱿或将出现在国内市场中。这可是宝贝啊,但处在国内外疫情防控期,也为阿鱿的走向增添了不确定性。
 
日本海真鱿
国内消费低速回升,新季备航或将进入计划
  本周从华采内部团队进行摸盘,覆盖全国6个省市及地区,现将情况汇总如下:
  1、工厂开工率不足,工人少,加工慢,产品库存积压,规模型采购启动缓慢;复工复学进度缓慢,饭店恢复程度低,学生食堂消费量缺失,市场消费动力不足。
  2、欧美、泰国、日韩等消费主体进入疫情防控,外销订单大幅收缩,好在中国国内消费在低速回升中。但是国内鱿鱼品种多样化,尤其是疫情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大众的消费习惯,市场研发新产品的迭代更新加快,价低鱿鱼替代趋势逐渐显现。比如南海黑鱿,新西兰鱿鱼,俄罗斯真鱿等。
  3、疫情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剧烈波动,不同行业都遭受较大冲击,各地汇率也变动异常,也进一步加剧了国际贸易之间正常交易的难度。
从市场货源流通表现来看,工厂为春节期间储备的原料或产品库存至少还可以延长1-2个月;按照以往真鱿的捕捞节奏,从4月中旬开始就会展开对日本海的试捕工作,预计100-200规格的真鱿在6月份前后将开始回到国内,或将与大部分企业库存正好形成衔接,目前真鱿产季毕竟只是临近还尚未启动,现在判断今年的生产情况实属过早,也存在了诸多不确定性。这只能算是企业放缓采购的原因之一,今年变化太多太快,还是建议企业根据自身资金运转状况,按照实际生产进度,做好原料或产品库存管理。
  现在疫情防控已经进入到3月份末尾,国家卫检委表示现在疫情的拐点还没到来,但是武汉病例快速增加的势头已经得到有效遏制。外围其他各市或区的餐饮企业复市范围也在一点点扩大,部分城市已经从指定外卖的形式恢复到堂食,可以看到市场在有条不紊的恢复着。希望在春暖花开的4月份,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都将回到正常的轨道中来。

 
——end——